踏火焚风

【周叶】虎穴纪事11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喻黄强行出镜预警






[#20 ]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助理。”
江波涛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扎着马步,仰起脸让矮个子的化妆师妹子给他做妆前打底。
叶修在他背后把腿穿过他胯下搭在洗漱台上撑着他,手上帮他系着华丽繁复的腰带,凉凉地说:“然后你每天帮助理穿衣洗漱拎包是吗?”
“哎你还别说,”一旁正在翻箱倒柜地找他的衣服的吴启插嘴道,“自从我进了轮回,就再也没有自己背过包。从机票到酒店,还有旅行的日程安排,完全是江哥一手包办,这种被妥善安放的感觉自从我小学毕业就再也没有过了。”
江波涛:“不喜欢的话跟我说一声,回去的时候我们都走,留你在这里妥善安放。”
“……哥你就喜欢欺负我这种老实人。”吴启委委屈屈地说。
江波涛毫不客气地操起一瓶水朝他砸过去:“是谁前天跟明华说要一起把我扒光了打飞机的?还要不要脸了?!”
“哎哎哎,别动啊!”化妆师手一抖差点把眼线笔戳进江波涛眼睛,“要闹等化完随便闹——小王你那个怎么样了?”
隔了几个洗漱台的镜子前站着正跟自己的眼睛较劲的周泽楷。他身后另外一个妹子一脸苦相地说:“美瞳还没戴好呐,化个屁噢。”
“……这都半个小时了啊,”江波涛斜着眼看周泽楷,被面前的妹子拍了拍脸让他往上看,“小周实在不行我一会拿根笔帮你涂一下眼球。”
话音刚落,周泽楷不知道作了什么死,闷哼一声捂着右眼蹲在地上。旁边几个人七手八脚围上去,没一个人敢碰他。叶修扭着头看了几秒钟,终究是不放心,对化妆师示意停手之后毫无预兆地放下腿走过去,让江波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谋杀亲爹啦——”不明状况的江波涛嚎叫道。
叶修过去把咋咋唬唬地喊着完蛋了我们小周要瞎了的杜明拨拉到一边,蹲下去拿开周泽楷捂着眼的手一看,就见他右眼的美瞳一半在眼睛里,另外一半夹在外面。他眼睛下面有新伤,受刺激之后肌肉一收缩,伤口又崩开了。方明华掏出一包纸按在上面帮周泽楷止血,叶修小心翼翼地把那片美瞳拔出来,看着周泽楷可怜巴巴止不住往下掉眼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虽然再帅的脸皱成一团的时候也还是有点让人不忍细看。
“他戴的时候一直很紧张地不停眨眼睛,而且眼球也敏感,所以一直戴不进去。”小王无措地站在一边,“实在不行就不戴了吧,他颜值在这摆着呢……”
周泽楷看叶修,叶修没说话,拿护理液冲着镜片,摆明了让他自己看着办。
“我……再试试吧。”周泽楷痛苦地说。
叶修看了看戴着双直径几乎占满整个眼球的巧克力色美瞳的小王:“你们女孩子不是做这个比较多吗,要不你帮他戴?”
小王顿时和周泽楷一起拼命摇头。
“开什么玩笑,我这留了这么长的指甲,自己带还有点分寸,给别人戴不得串个烤串出来?”
周泽楷笨拙地再次挑战,却差点把眼镜直接掉在地上。叶修抱着胳膊看了一会,叹了口气说:“要不我试试?”
“你戴过隐形?!”杜明惊讶道,“我看你不近视啊。”
“啊……”叶修说,“以前有段时间经常戴美瞳。”
杜明想象了一下顶着颗葡萄眼珠撅嘴自拍的叶修,觉得有些无法接受。
叶修掰着周泽楷的肩膀让他转了个身面对自己靠在洗漱台上,抱着他洗了手,晾干之后把一片美瞳在手心蘸了蘸,然后沾在食指指尖上。
“你自己往下扒着下眼皮,不用那么用力……你这是要把整张脸撕下来啊。”叶修左手拇指抬起周泽楷的上眼皮,比划了一下之后又让周泽楷转过去,“正对着你我不好动手。”
周泽楷在叶修手下僵成了一块石板,尽职尽责地露出一大块鲜红的眼底。
“放松,发呆就行,或者你看着镜子里面的我。”叶修把下巴搭在周泽楷肩膀上,一只手绕过他的脖子掀着眼皮,另一只手很快地把眼镜粘在周泽楷僵硬地大睁着的眼球上。周泽楷觉得不舒服,下意识地要挣扎,叶修却突然用很快的语速说:“小周你敢眨眼我一会就在导演面前强吻你。”
周泽楷露出一个被强行塞了一嘴屎的表情,双眼惊愕地瞪成铜铃,刚好给了叶修贴好镜片再拿出手的时间。
“啧,这次受惊过了之后左眼就没那么好戴了……哟,真好看。”叶修看了看周泽楷戴了金色美瞳后变得格外流光溢彩的右眼,“要不这样,杜明你去给他打一下飞机……”
“我不!我拒绝!”杜明抓狂道,“为什么戴个隐形也能扯到这么色情的地方啊?!要上你自己上!边戴边咬耳朵蹭屁股,就算当场把他脱光按在这里干也没有人会拦你的,信我!”
叶修想了想,觉得有几分可行性,再看周泽楷一张小脸都白了,便满意地说:“差不多了。”
果不其然,在戴左边那只眼镜的时候,周泽楷全程安静得像只去了势的鸡,眼皮连颤都不敢多颤一下,非常顺利地让叶修完成了一进一出的过程。
“我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叶修于心不忍地摸了摸周泽楷吓得几乎要炸起来的头发,“我对你的屁股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还以为周泽楷是纯情到一个带颜色的玩笑就能戳到G点,孰知那厮其实是真的脑补了一下叶修在所有人面前强吻他的场景,越想越觉得诡异,偏偏脑洞完全收不住,一骑绝尘地奔向十八禁的复杂心情。

[#21 ]
“我头一次看小周在拍摄的时候没有露出尴尬的表情诶,”方明华笑道,“面无表情地耍帅耍得很到位嘛。”
周泽楷恍惚地嗯了一声。
“行了,你这部分拍完咯,可以去卸妆换衣服了。卸妆之前记得找叶修再帮你把眼镜摘掉,卸妆水在蓝色的那个包里。”江波涛擦了擦汗说。
周泽楷恍惚地唔了一声。
“小周。”江波涛在即将和周泽楷擦肩而过的时候叫了他。
周泽楷恍惚地啊了一声。
“把你的眼睛从我们经纪人屁股上收回来。”江波涛说,“你不想被黄少天揍吧?”
已经飞回美国的黄少天在睡梦中打了个巨大的喷嚏,喷了旁边的喻文州一身。他揉着鼻子一边被暴走的喻文州按在床上打一边迷迷糊糊地想肯定又是叶修那个狗在骂我。
“快睡了,再掐我我就要说绕口令了啊。”黄少天搂着喻文州的脖子说。
在遥远的祖国被后辈的脑洞强行戴了绿帽子的喻文州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你屁股不疼了?”
“我……”黄少天沉默了一下,尴尬地说,“疼。”
“那就闭嘴吧。”喻文州把脸埋进黄少天的脖颈,深深吸了一口气。
又是一个虐狗而没羞没臊的夜晚呢。

评论
热度(119)
  1. 雪落太行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转载了此文字

© 踏火焚风 | Powered by LOFTER